欢迎来到广州某某木业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
您的位置:主页 > 荣誉资质 >

冬季到阿勒泰来看雪-文学之家-阿勒泰新闻门户

日期:2019/03/04 18:34

冬季到阿勒泰来看雪

2019年03月04日 12:09   来源:阿勒泰市 阿勒泰新闻网官方微博

  冬季到阿勒泰来看雪

  作者:王钰丽

  孟庭苇唱——冬季到台北来看雨,别在异乡哭泣,冬季到台北来看雨,梦是唯一行李......台北的雨一直想看还没有看过,但在小城,每到了冬天就会用这曲调唱——冬季到阿勒泰来看雪......别有一番情调。

  对于雪有着特殊的感情,也特别的钟爱。以前在青岛很少见到雪,一下雪就激动得不得了,会数雪花,会看雪花在手中融化的样子,会忙着打雪仗,会和小伙伴儿堆雪人虽然雪很薄堆出来都黑乎乎的,还自我陶醉的收集过飘落的雪花烧开了来泡茶。而今,每年都有整整一半的时间与成堆的雪相伴,在忙碌中渐渐失去了初来乍到的欣喜,常常抱怨这没完没了的寒冷让人缩手缩脚,会嫌弃下过雪的路太滑不敢大步流星,会讨厌雪花随风吹在脸上钻进脖子令人寒战,会因为下雪搭不上、抢不上面的(阿勒泰以前的招手停面包车,现在已经被规范的公交系统取代)迟到而心情不好。

  我们总喜欢不常拥有的物事,总羡慕别人的快乐和他方的风景,也会忽略身边的触手可及的美好。不急着上下班的节拍时,静下心来细细聆听小城的心跳,仔细体会这雪国之冬的吐纳,轻轻触摸雪的冰凉与柔情,才发现除了开始的那个冬季,那份惊奇,自己已经忽略了很久这份怡情。

  阿勒泰的冬天,天空被雪洗过更有通透的力量,白云朵朵宛如镶嵌在蓝天之上的戒面。盯着这串云朵正要随风蔓延开来,很曼妙的样子,你看到了一个神奇的造型,迫不及待摘了手套举起手机,一眨眼,它就散了,浮云浮云,谁也别想抓住它。抓住又能如何呢?它从不属于你,连你的记忆都不属于你,它们有自己的路,自己的方向,你永远不明白它们的来路和意义,它们也不懂你的纠结。我看着云的变换,想起那些曾经想留住的人和岁月,那些无奈和感伤,那些消散的说好的永远,而今都那么微不足道,浮云仿佛在说,一切亦如浮云。

  江南花苑对面的广场那年来了个大象造型的花雕,一身绿葱葱,头顶很喜庆,可爱又奇特,阿勒泰是没有大象的地方,没有离开过这土地的人儿也只在电视上看过。它和我一样是个异乡人,想必它从云南来,比我更远,跨越了更多江流,我刚来阿勒泰的时候大家也像看大象一样经常盯着我看,看完了自以为是的议论,为我编排了无数个故事。没过几天大象莫名变得黑呼呼,听说是被烧了,真让人揪心,它来到这遥远的雪都本是多么无助,还没站稳脚跟就遇到这样的劫难,我多想帮帮它,却无从下手,何况自己也在到处碰壁。再过几天,大象又恢复如初了,就像一场噩梦醒来,一切为曾发生。冬天,那些负责照看它的人忘了冬天给它加棉衣,要知道大象生活的地方是不下雪的啊,可是大象丝毫不在意,雪一场一场的下,在后背上层层压实也从来舍不得抖落,一个劲儿的咧着嘴。不知道夜深了路上没有车辆和行人的时候,大象会不会突然一个人跳舞。所有的异乡人都更爱异乡的夜晚,只有夜晚可以卸下防备面对自己。绿色都随着寒冷凋零退却——当然除了大象——路边任何鲜艳颜色的所在都格外惹眼,小亭以鲜艳的红彤彤和小城罕见的古典造型与大象相望,它们晚上会一起跳舞么?

  河水都被积雪覆盖,大河也好似平地一样,只有暴露的一小段河水证明着底下暗涌的讯息。最喜欢雪落在树上的景致,像图画一样安静自然。树枝被雪压断落在松软的雪上留下印记,看起来又好像鞋号不同的鸟儿留下的脚印,我也来凑个热闹,在没有人走过的雪路上勇敢的迈出去,在阿勒泰的冬天,没有路的地方等待更多的的脚步去亲吻。

  冬季的小城因为寒冷似乎没有热闹的气息,人们也大都喜欢窝在有暖气的房子里。早市只在夏季的时候盛开,习惯了上班的时候一推开窗扑面而来的热闹不已的生活气息,只是小城的夏天如此短暂,漫长的冬季,萧条的早市也要忍受寂寞。春天的悸动、夏天的热恋和着秋日的私语都过去了,冬天是适合沉淀和储存能量的季节,整个城市也像在思考什么一样,但那绝不是冬眠。

  每年冬天的扫雪工作是按照面积承包的,所以民间说法就是雪量大的年份吃亏,雪量少的年份占便宜。刚下过的雪松软好清扫,等到雪压得结成冰块一样瓷实的时候,就要连撬带铲了,砸一下,雪下的路面就震颤一下,也会疼吧。这几年扫雪车越来越多,清扫的越来越及时,在小城入睡的夜晚,它们已经把连夜下的雪呼啦啦整齐的堆在了路边,白天你开车如果和扫雪车并行而过,一不小心就会享受一场整车雪浴。

  冰雪风情园拉开了帷幕,一年比一年更盛大。欣赏造型惟妙惟肖的冰雕是小城人民的快乐,而孩子们最大的乐趣是滑冰滑梯,一定要自带纸壳子或者塑料袋也行,从上面滑下去的感觉真的好刺激。光秃秃的树白天那么孤寂,什么时候悄悄被电线缠绕起来,夜晚突然就光彩四射,令人刮目相看,是谁给彩灯起了霓虹的名字,在零下35度的夜晚像魔术师一样点燃了整个小城的冰冷。

  我是不是不该说这些,应该像宣传片一样介绍阿勒泰冬季的风光,诱惑你来看雪,我是想邀请你来的,却不知道以什么样的身份,我是这片土地的异乡人,我不是这里的主人,可现在青岛也变成了他乡,我失去了身份。我想邀请你冬季到阿勒泰来看雪,你看到的雪和我看到的肯定不一样,雪下在小城,却在每个人的心里各自融化。

[责任编辑:董世菊 ]